<menu id="wucmc"></menu>
<menu id="wucmc"></menu>
<menu id="wucmc"></menu>
  • 新聞中心

    最新動態

    被寄予厚望的Robotics,能填補2200萬勞動力缺口嗎?

    發布時間:2022-03-14

    2022年的兩會,“意外”讓Robotics(機器人)占據了焦點。

    服務業、制造業、建筑業、教育業、農牧業等橫跨多個行業的代表集體為機器人產業“背書”,相繼建議在經濟性、技術性、可靠性滿足要求時,用機器人替代重復性的勞動,以緩解許多行業日漸加劇的“招工難”“用工荒”現象。

    頻頻發聲的背后,是近兩年行業持續蓄勢的結果。按照IFR等機構的調研數據,2021年中國機器人市場的規模為839億元,過去五年內的平均增速高達18.3%,其中工業機器人445.7億元、服務機器人302.6億元、特種機器人90.7億元。

    同時有第三方報告稱,引導機器人、陪伴機器人等需求潛力巨大,僅服務機器人的年銷售額或將在2023年達到613.5億元,較2021年的市場翻倍。而在三個月前,工信部為首的15部委也聯合印發了《“十四五”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》,目標是2025年實現制造業機器人密度翻番。

    頂層設計的長遠規劃,到有序增長的市場需求,再到行業話事人們的站臺,是否意味著蓄勢多年的機器人產業在加速崛起?在回答這個問題前,不妨先梳理下機器人“走紅”背后的行業脈絡,到底是一團虛火還是實火。

    01 勞動力的“自然遷徙”

    1811年,一位名叫內德·勒德英國紡織工人,帶領他的同事們搗毀了工廠的紡織機,原因是紡織機的出現導致了他們的失業,于是把紡織機視為一切連鎖反應的罪魁禍首。后來人們將仇視新科技的群體稱之為“勒德主義者”。

    時間來到1959年,喬治·德沃爾和約翰·英格伯格聯手打造了世界上第一臺工業機器人,可等待他們的并不是鮮花和掌聲,而是“勒德主義者”的憤怒與咆哮,因為機器人代表的自動化生產被認為是讓工人們丟掉飯碗的“元兇”。

    即使過了200多年,“勒德主義者”的身影依然活躍。典型的例子就是人工智能的第四次浪潮出現后,有關人工智能將誘發失業潮的論調甚囂塵上,不少人因此陷入了深深的危機和焦慮中。不過在地球的另一端,卻在發生和“勒德主義”相悖的一幕。

    在一些代表們為機器人“奔走”的同時,小康集團董事長張興海關于“鼓勵年輕人少送外賣、多進工廠”的建議迅速沖上熱搜。

    作為來自制造類企業的代表,張興海的提案有他的道理,電商、直播等新興產業吸引了大量勞動力從業,以至于產業工人空心化現象愈加突出,2020年時國內制造業的人才缺口就已經達到2200萬。按照人社部的預計,2025年時制造業的人才缺口將擴大到3000萬人。

    個中原因不只是人口紅利的消失,還在于年輕人的態度。在“少送外賣多進工廠”的熱搜話題下,不少年輕人講述了自己的觀點:“進廠不自由,工作時間還長,工資又低,誰愿意去?”“工作強度太高了,而且持續時間也長,一般在13個小時左右,還要經常熬夜通宵上夜班,每個月的休息時間太少了。”“晉升空間太小了,就算很能吃苦,也很難進去辦公室工作,跳不出流水線的圈子”。

    出現這一現象的緣由并不難解釋。產業工人空心化的問題主要集中在流水線上,工人們常年機械式地重復同一個動作,不僅容易對工作失去興趣,也讓他們很難在工作中學習到更多技能。一旦有了自由度高、晉升空間大、薪資待遇好的新工種,逃離流水線可以說是一種不可逆的趨勢。

    再宏觀一些的話,中國社會在短短四十年的時間里,就實現了從農業到工業再到服務業的跨越,時代的主旋律所左右的不單單是經濟結構的變化,也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個體的人生選擇,從農業到制造業再到服務業的擇業觀,何嘗不是勞動力的“自然遷徙”,呈現出了80后不愿意回家種地、90后不愿意進工廠的時代印記。

    除了就業意愿的變化,供給側本身也在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。當制造業向服務業要人的同時,服務業的用工缺口也在與日俱增。按照人社部近三年統計的全國最缺工100個職業排行來看,每季度市場對服務員、營銷員、網約配送員等服務業的用工需求缺口較制造業明顯更甚。

    這大抵也是今年代表委員們紛紛聚焦機器人的驅動因素,相較于引導年輕人回到不喜歡的崗位,不如向技術要紅利,用機器人補充重復性勞動的用工需求。

    02 “機器人”的應用現狀

    需要回答的另一個課題在于,機器人能否堪當重任?畢竟機器人進工廠早已不是什么新鮮話題,2013年時中國就已經是全球工業機器人年新裝機量最高的市場,汽車零部件、整車制造、家用電器、金屬制品等行業的機器人占比尤甚。

    似乎有必要將這個課題拆分為兩個部分,第一個問題是當前機器人已經在哪些場景落地。在許多人的認知里,所謂的“機器人”多半是指工廠里碩大的機械臂,傾向于大型制造工廠的高端流水線。

    剛剛結束的北京冬奧會,為我們提供了不可多得的新啟示:主打科技感的北京冬奧會,在火炬傳遞環節就加入了水下機器人傳遞的環節;在冬奧會的一些比賽場館里,集公共空間巡控、口罩檢測預警、熱紅外測溫、手部消毒等功能集于一身的巡檢機器人,吸引了不少媒體注意力;在冬奧會的餐廳里,機器人廚師負責制作漢堡、披薩、雞尾酒等菜肴,機器人服務員負責備餐和上菜……服務機器人的應用場景不斷下沉。

    進一步刷新外界對“機器人”認知的,還有隱藏在場館外的“虛擬主播”。谷愛凌的數字分身就出現在了某平臺的主播間里,配合主持人進行賽事解說、播報及圍繞場景電商展開的虛擬互動…….如果說傳統機器人的服務范圍還局限在實體空間,虛擬機器人的應用場景要更加廣泛,電商平臺上的客服、短視頻中播報的主播、對專業度要求較高的手語翻譯等等,都可以成為機器人的工作機會。

    第二個問題是機器人的替代成本幾何。雖然中國已經連續八年成為全球最大的工業機器人消費國,但不可否認的事實在于,現階段機器人所補充的制造業勞動力還不到300萬人的水平,和2200萬的缺口差距顯著。

    有觀點認為,最直接的阻力是價格。龐大且功能單一的機械臂,注定只有大型制造企業才有能力承擔,對于大多數中小型制造業而言,用機器人取代產線工人可望不可即,而中小企業也往往是招工難的重災區。

    但人工智能的技術浪潮帶來了新的變量,在細節處算小賬也能讓這些用不起機械臂的企業找到新出路。以制造業普遍存在的質檢過程為例,在計算機視覺和深度學習技術的賦能下,人工對瑕疵照片進行數據標注后,再用攝像頭拍照上傳到后臺進行圖像識別,準確率普遍達到了95%以上的水準。一個高速攝像頭、一臺計算機,就能搭建其簡易的質檢系統,大幅壓縮了機器人進入工廠的硬性成本。

    正如Gartner2021新興技術成熟度曲線中所預言的,人工智能、RPA機器人、API集成技術、ML機器學習、事件驅動軟件等正在幫助企業實現業務流程的自動化,將有越來越多的手動流程被規則驅動的智能系統取代。

    也就是說,“機器人”所解決的不只是制造業的棘手問題,在人工智能、5G、大數據、云計算等創新技術的驅動下,從傳統業態向智能化轉型已經是社會的現在進行時。不同的是,產業工人空心化的現象愈加突出,需要借助政策上的傾斜,有序引導市場重點解決制造業的勞動力短缺。

    03 人機協作的紅利期

    倘若站在人類文明演變的視角上,當下已經進入到了一個新的臨界點,在一些必要的社會活動中,我們不得不尋求“機器人”的幫助,繼而進入到人與機器人協作分工的時代,人機關系正在被重新定義。

    一個直接的例子就是疫情期間的流調工作。在疫情剛出現的時候,很多城市的社區工作人員還在采取傳統的工作策略,要么逐門逐戶進行詢問,要么挨家挨戶打電話溝通,可以說是妥妥地“體力勞動”。后來很多城市都引入了智能尋呼系統,語音機器人協助社區工作人員完成打電話問詢工作,并能自主將數據匯總給相應需求方。

    回到制造業的語境里,人和機器人同時出現在工廠里也將是一種新業態,機器人負責重復性的勞動,人類負責高附加值的工作?;蛟S在普通人的理解中,這樣的景象還停留在科幻電影中,但嗅覺敏銳的資本市場早已開始布局。

    據不完全統計,2021年國內機器人領域的融資數量為168筆,其中金額上億的項目就有72筆,占到融資總數的42.86%。資本市場的涼與熱,往往是行業冷暖的晴雨表,和互聯網行業裁員、降薪的“寒冬”相比,機器人產業的機遇可見一斑,卻也要警惕兩個隱藏在高增長外衣下的陷阱。

    一方面,任何新技術的普及都不會是指數性的,螺旋式上升是一種常態,機器人行業也不會例外。

    可以佐證的是,進入到20219月份以后,國內工業機器人的月產量開始下滑,以至于有人預言2021年將是中國機器人產量的頂點,接下來很難以相同的增速繼續狂奔。這樣的結論可能有一定的主觀性,但每個行業都需要在市場需求、替代成本、用戶習慣等約束條件間計算商業平衡,機器人產業也存在高速增長、市場消化、增長停滯、需求挖掘的時間周期。

    另一方面,中國作為一個制造業大國,正處于通往智能制造的關鍵節點上,勢必要在機器人產業鏈上擁有足夠的話語權。

    現實中的情形則是,國內機器人產業的高速增長和龐大需求,并不意味著不存在產業鏈短板,譬如高端伺服電機、RV減速機、控制算法等核心部件與技術,某種程度上依舊受限于國外供給。一些代表委員在今年兩會時呼吁“推動專項課題研究,打造相關產業平臺,打通產業鏈上下游瓶頸”,立足點正是對國產替代的深入思考,需要更多的“專精特新”和“單項冠軍”,以鞏固機器人產業鏈。

    做一個總結的話,當人機協作進入到新的拐點期,機器人產業迎來了前所未有的紅利。越是在誘人的前景面前,越應該遵循“剛需論”,避免資本市場的“激素式”喂養,主動探尋確定性的價值和落地場景。

    就像兩會代表們所提到的,服務、制造、建筑、農牧、教育、養老、醫療等行業都有著機器人的落地需求,只要把這些需求及時滿足,穩步挖掘新模式和新價值,機器人產業的崛起就不會是偽命題。

    04 寫在最后

    有理由相信,當越來越多的機器人走進車間,產業工人空心化的問題終將被化解,制造業2200萬的缺口終究被填補。

    同時也要有理性的認知,勞動力人口短缺的根源在于國內的經濟結構,仍處于全球供應鏈的中低端,伴隨著大量的勞動力密集型工作。隨著制造業的轉型升級,這些崗位將一步步被機器人替代,可終歸是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。

    期間圍繞年輕人擇業觀的討論還將繼續一段時間,但應該尊重市場、尊重規律、尊重個體的選擇。

    FromAlter聊科技

     

    久久久伊人蜜芽tv,农村老熟妇乱子伦普通话,任你爽任你鲁在线精品视频
    <menu id="wucmc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ucmc"></menu>
    <menu id="wucmc"></menu>